第 71 章(1 / 2)

明月顾我 深碧色 1638 字 8个月前

第71章

肖老将军,肖望野,是沈裕曾经的师父,战功赫赫,德高望重。

沈裕年少时父亲常年驻守在外,一身的功夫武艺皆是随着肖老将军,在他手下磨砺出来的。

可他们之间,却仿佛并不亲近。

容锦跟在沈裕身边这么久,从未听他提起过自己这位师父,与之有关的只言片语,还是从旁人口中听来的。

也不止是肖老将军。

容锦还记得从前在南林行宫时,见过沈裕与他那位师兄齐钺相处,言谈间互相打着机锋,看起来也着实算不上亲厚。

她揣度着,这师门之间兴许是有嫌隙在,便从未在沈裕面前提及过。

如今成英与商陆谨慎而又为难的态度,算是坐实了这一猜测。

容锦随手替商陆拂去肩上的碎雪,眨了眨眼,端出一副茫然的神情,欲言又止。

商陆这才想起她怕是不知背后的隐情,思及沈裕就在隔着一扇门的书房,也不便多言,只轻轻推了推容锦:“要么,你还是去看看公子吧。”

平心而论,容锦并不想掺和这事。

她正想寻个什么借口推辞,却听房中传来一阵压抑着的咳嗽,随后是沈裕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:“何人在外?”

容锦还没来得及开口,商陆就已经抢先一步将她给卖了,轻快道:“是容姐姐。”

说完,又扯了扯她的衣袖。

房中一阵沉默,但到这时候也没再走的道理,容锦稍一犹豫,推门而入。

书房之中安神香的味道浓得过分,其中还掺杂着几分苦涩的药味,容锦也不由得咳了声。

沈裕无声无息地坐在案后,一旁摆着碗不知多久没动,已经冷下来的汤药,闻声,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。

似是不想吓着她,扯了扯嘴角,试图将神色放柔和些。

可这笑意并不入眼,便显得有些生硬。

容锦探了探茶壶,也是凉的,无声地叹了口气:“便是再怎么样,也不能苛待自己的身体啊。”

她将温热的手炉递过去,沈裕并没接,只是顺势拢了她的手。

容锦是从外边回来的,可沈裕的手比她还凉上二分,清瘦得骨节分明,甚至隐隐有些膈。

容锦没挣扎,也没再出声,只静静地陪着他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沈裕终于开口道:“商陆同你提了吗?”

声音极轻、极倦。

容锦点点头,轻声道:“他说,肖老将军病重。”

“是,”沈裕拢着她的手微微用力,“他本就有伤病在身,夏时水患,流寇四起,又因救人而伤上加伤……”

哪怕借着齐钺的名义送了不少名贵药材,可寿数如此,已非人力所能挽回。

生老病死,是自然之理,谁也逃不过。

沈裕说话的语调还算平静,但不难听中其中蕴着的眷念,也不似有她先前所想的“嫌隙”。

容锦回握,揣度着沈裕的心思,顺势道:“你若是惦念着,去再见肖老将军一面也好。”

宣州毗邻湖州接壤,昼夜兼程,几日的功夫足以往返。

时值年节,官员们大都有两二日休沐之期,紧要的事情都会放在年节前处理妥当,若沈裕当真有这个念头,倒也不是挪不出空。

可沈裕却只是沉默,久到容锦怀疑自己猜错了他的心思时,自嘲似的笑了声:“可他未必愿意见到我。”

容锦眼睫颤了下,总觉着,自己离沈裕一直以来讳莫如深的事情,只差一步之遥。

却不知该不该往前走这一步。

“他从前悉心栽培,教我骑射、武艺,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……”沈裕将容锦拥在怀中,声音依旧沉稳,但手上的力道却有些失控,像是想将她揉入怀中,又像是想要从她身上汲取些什么,“可我令他失望了。”

沈裕亲缘淡薄,父兄死在那场血战之中,母亲因病过世,与沈氏一族又素来不合。还算有所牵扯的,是再也无法如当年一样交心的师父、师兄。

但如今,也要彻底离他远去了。

容锦下颌抵在他肩上,吃痛似的轻呼了声,沈裕这才如梦初醒一般,卸了力气。

她抚过沈裕僵硬的脊背,设身处地地想了想,如实道:“你若不去,怕是余生想起,都难免后悔。”

这种无法弥补的遗憾,午夜梦回之际,都会缠着人,难以释怀。

这句像是道破了沈裕的心思,他低低地应了声,又过了好一会儿,绕着她散下的长发道:“你陪我去。”

容锦料想到会如此,也没犹豫,点头应了下来。

沈裕犹豫不决了半日,真到拿定主意后,却雷厉风行得很。

他令成英备车,又传来吕嘉、沈衡,言简意赅地交代了这几日的安排。

容锦也没耽搁,回房收拾行李,因知道这一去用不了几日,轻车简行,便没带太多东西。

半个时辰后,颐园侧门驶出两辆马车。

因这日是除夕的缘故,商贩们只做了半日的生意,午后便各自回家准备过节,宽阔的长街上倒是显得空荡起来。

沿路的商铺大都关了门,两侧贴着艳红的楹联,更讲究些的连灯笼等物都一并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