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6 章(1 / 2)

明月顾我 深碧色 1756 字 8个月前

第56章

“非分之想?”

沈裕将这四个字在舌尖过了一遍,似笑非笑。

容锦觑着他的神色,却看不出喜怒,含着温水漱了口,余光瞥见房中那扇黑漆描金的屏风。

屏风刻着枝干遒劲的红梅,其上朱砂显得有些刺眼,似血色。

唇齿间辛辣的酒气与血气终于褪去。

容锦抬眼看向沈裕,见他迟迟没有开口的意思,低声道:“时候不早,您还是饮了醒酒汤,早些安歇……”

她想要结束这场没头没尾的争执,可沈裕显然并没这个意思,稍显匆忙却又强硬地拦了她。

“容锦,你对他没有,”沈裕顿了顿,缓缓道,“对我呢?”

不过三言两语,却说得尤为艰难。

又如投石如深潭,溅起一圈圈涟漪,彻底打破了沉寂许久的宁静。

容锦霎时瞪圆了眼,怔怔地看着沈裕,半晌没能说出话。

在此之前,她心中隐约察觉到沈裕对她不同寻常的在意,但总觉着只要自己不提,以沈裕的行事是不会主动捅破这层窗户纸的。

以至于眼下骤然被问,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。

两人离得很近,淡淡的奇楠香气萦绕着,容锦分辨不出这究竟是沈裕身上带的香,还是自己与他在一处的日子久了,也渐渐沾染了这清甜的果香。

她对着沈裕这张清俊得无可挑剔的脸,心跳都快了不少。

但与其说是生出旖旎之情,更像是本能地觉着为难。

这回与从前不大相同,沈裕主动向她迈了一步,她不能拒,甚至不能躲,否则怕是要将人给得罪惨了——

还是难以挽回的那种。

她与沈裕之间,兴许迟早会有那么一日,但不该是现在。

“我对您……”容锦暗暗掐了自己一把,没敢直视沈裕,似是羞怯一般垂眼看着地面,极轻地笑了声,“不是应当应分、合情合理吗?又岂能算是非分之想呢?”

这话答得有些含糊,似是而非。

沈裕有所触动,但很快就又冷静下来,他端详着容锦低眉顺眼的模样,略一犹豫,抬手挑起了她的下巴。

“你看着我,”沈裕的声线有些哑,那双向来平静如深潭的眼瞳仿佛带着些许期待,催促道,“重新讲。”

两人之间的距离离得太近了,呼吸可闻,他只要稍稍低头,就能续上先前那个缠绵的吻。

容锦只觉着嗓子发紧,动了动唇,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。

她不擅撒谎,尤其是在沈裕这样的目光注视之下,更是为难,但也知道须得给出个交代才行。

容锦抬手按了按心口,在沈裕因她的沉默而皱眉时,踮起脚,仰头在他唇角轻轻落了一吻。

沈裕整个人都因她这大胆的动作僵住了。

见她红着脸想要趁机溜走,这才反应过来,攥着手腕将人留了下来。

辛辣的酒气再次袭来,铺天盖地似的??[]来[]#看最新章节#完整章节,笼罩了她,这个吻比先前更为激烈、急切。

身后是那扇红梅屏风,容锦不敢退,生怕撞倒了屏风闹出太大的动静,只能抬手攥着沈裕的衣衫。

如丝萝攀乔木。

沈裕原以为自己不爱女子娇娇柔柔之态,更不耐有人贴上来缠他,还曾为此拂过一些人的脸面,落了个“不近女色”的名声。

如今才知道,自己亦不能免俗。

他紧紧地扣着容锦的腰,像是要将人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。

容锦被这漫长而又缠绵的吻亲得七荤八素,纤细的手不知何时勾在沈裕颈上,身体几乎严丝合缝地贴着,也因此察觉到了沈裕的变化。

“我……”容锦偏过头喘了口气,额头抵在沈裕肩上,声音几不可闻,“我月事,不能……”

她还是头回与沈裕提这种私密的事情,磕磕绊绊。

沈裕垂眼看着,只见她将脸埋在自己怀中,应当是难为情的缘故,耳尖已经红透了,看起来可怜可爱。

亲了下,低低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而后才总算依依不舍地分开。

“已经很晚了,”容锦指尖捻着衣袖,垂眼看着地毯上的纹路,提醒道,“还是早些安置吧。”

这话与先前大差不差,此时听起来却格外顺耳,沈裕颔首:“好。”

“我叫她们送醒酒汤过来。”容锦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,抬手拂过,整理着稍显凌乱的鬓发。

沈裕不以为意:“不过几杯酒而已,醉不了。”

他这几年因身体的缘故不大饮酒,但从前酒量极好,席上那几杯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“饮了醒酒汤再歇息,免得明日起来头疼。”

见容锦坚持,沈裕笑了声,妥协道:“依你。”

容锦理好鬓发衣衫,开了门。

她脸上的热度尚未褪去,瞥见院中候着的碧桃,低低地咳了声,硬着头皮问起醒酒汤的事情。

“在火上煨着,”碧桃笑盈盈道,“姐姐怕是对这里不熟悉,我来吧。”

碧桃说这话时打量着容锦的反应,原本还怕她有意阻拦自己近身伺候主子的机会,却不料她竟似是松了口气,随即应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