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4 章(1 / 2)

明月顾我 深碧色 1782 字 8个月前

第54章

容锦再醒来时,已安稳地躺在榻上。

床帐等物皆已换了新的,香炉之中轻烟袅袅,日光透过菱花窗铺洒在房中,安静而平和。

仿佛昨夜种种,不过是场噩梦。

只是那股若有似无的血气并没彻底消散,哪怕上好的熏香也难以遮掩,提醒着她并非幻觉。

才坐起身,房门一声轻响,随即有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“你醒啦,正好,也快该下船了。”商陆说着话,自己掩唇打了个哈欠,抱怨道,“水上可真是麻烦。”

容锦打量着他穿的那身黑色劲装,了然道:“你昨夜就来了。”

沈裕这回离京,身边留的是长风随侍。

容锦一早就猜到成英与商陆八成被他安排了旁的紧要事情,眼下见着商陆,倒也不是很意外。

商陆点点头,随口解释道:“那时身上都是血,怕吓着你。”

等他换了衣裳收拾妥当,恰见着两人在船边看江上日出。

容锦似是困得厉害,倚在沈裕肩上睡了过去。

而沈裕的目光,落在她身上的时候,比看天际那轮朝阳的时候要多上不少。

倒像是戏文里常说的,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。

商陆难得知情识趣一回,并没上前打扰,等沈裕抱着人回房后,踱到了两人先前的位置。

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扶栏上看了会儿,实在觉不出什么意趣,没多久便不耐烦,索性到厨房吃东西去了。

“跟你留的,”商陆递了个油纸包过去,“错过饭时,你先吃点糕点垫垫肚子,等下地了再吃好的。”

容锦没同商陆客气,也懒得再折腾,就着已经冷下来的残茶吃了块糕点。

大船在渡口靠岸停泊。

容锦听着隐约传来的人声,重新绾了个发髻:“是到了湖州?”

“湖州吴兴。”商陆了解得比容锦清楚,推开窗望了眼,为她讲解道,“领着官员们来迎接的那位,应当就是州牧,吕嘉。”

这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,容锦凝神想了想,记起是昨夜在议事厅听人提起过。

“他的名声仿佛不错?”

湖州算是江淮一带难得还算安稳的地界,在往京城的奏章之中,为数不多的喜讯就有吕嘉的一笔。

说是荡平一处山匪,诛杀叛贼数百人。

“是啊,”商陆等她收拾妥当,这才抬脚往外走,“说是这么说的。”

容锦出门时,沈裕已经下船。

他穿着绛紫色的官服,这颜色衬他,愈发显得身形瘦削挺拔,面如冠玉,举手投足间带着几分矜贵。

吕州牧一早得了消息,率领属官们前来相迎。

阵势铺得极大,见沈裕下船,皆是恭恭敬敬地行礼,跪了一地。

周遭的百姓虽被卫兵拦着不敢上前,但并没散去,远远地望着,神情既畏惧,又有着些许期盼。

沈裕面色如水,平静道:“诸位请起。”

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沈裕身上◎来[]♀看最新章节♀完整章节,被他的动向牵动。

容锦稍稍拎起衣裙,轻盈地跳上岸。

她抚着衣裳上的褶皱,不远不近地缀在后边,有一搭没一搭地同商陆闲聊。

吕嘉雷厉风行,得了沈裕将至的消息不过两日,已经令人备下供给众人落脚的宅院,一应物什应有尽有。

沈裕等人自去议事,容锦则先到后宅安置。

她跟着搬行李的小厮到了梅苑,还未开口,倒是先见着两个美人。

一人肌肤丰盈,珠圆玉润,另一人弱柳扶风,我见犹怜。

身上穿的虽是寻常布衣,作丫鬟侍女打扮,却是“荆钗布裙难掩天香国色”,更是动人。

饶是容锦,见着这样的美人都不由得一怔,而后才回过味。

虽说江南水土养人,出美人,但也不至于府中随随便便伺候的丫鬟都能有这般相貌,八成是有意为之——

这位吕州牧,办事也太妥帖周全了些。

容锦尚愣着,对面的美人已经应了上来,觑着她的衣着打扮,含笑道:“这位姐姐如何称呼?”

她们不了解沈裕的行事,只当容锦是沈相身边的管事丫鬟。

容锦乐见其成,由着她们误会:“我姓容。”

美人亲昵地唤了她一声“容姐姐”,随后报上了自己的名姓,分别唤作碧桃、白蕊。

容锦客客气气地应了,倒是商陆忍不住嘀咕了句:“怎么就叫上姐姐了?”

白蕊僵了下,似是没料到他这么不给面子,碧桃却依旧是笑盈盈的,叫人如沐春风。

容锦接过碧桃送上的茶,道了声谢,只是在她想要帮忙收拾行李时,出声拦了下来:“这些我来就是,不牢你们费心了。”

没沈裕的允准,这些事情她尚不敢假于他人之手。

商陆抱臂倚在窗边,等两人被容锦打发后,直截了当道:“公子不会喜欢她们的。”

别院备的茶是沈裕并不喜欢的龙井,容锦先从行李中翻出带着的药茶,慢慢地收拾着衣物,开玩笑道:“你又知道了